目前日期文章:200804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終於到了勞動節了,我想這是上天的安排,我們可以趁著明天公家機關都沒有放假的時候,趕緊將分配遺產的資料準備好。本來想要放棄繼承,但是媽媽說,如果要放棄繼承就得跑法院,反而讓事情更麻煩。所以,我們還是多少分配一點點就好了。

明天得先去戶籍地的戶政事務所辦理個人印鑑證明,之後得再去監理所辦理驗車。為什麼得去監理所辦理呢?因為車齡已經超過五年,得去監理所驗車,因為民間的驗車都只針對排放廢氣,而監理所的檢驗是針對所有車子的性能,所以得跑一趟監理所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從爸爸出殯到今天,已經過了6天了。我們都好想念爸爸,雖然我們可以一直替自己催眠,當做爸爸去外地工作了,但是,只要一想到他再也回不到家時,不禁悲從中來。

我們把他的愛車移到外面去放了。怕他的愛車遭受風吹雨打,所以買了一個2000多圓的防水車罩(貴死了)來保護他的愛車,過幾天要把愛車加裝方向盤電子鎖。爸爸生前最愛的東西,我們要盡全力保護它 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4/17(四)凌晨12:16分,父親離開了我們。

病逝前一天,我再網路上找了一間中醫診所,打算請醫生抽空過去幫父親診脈,因為醫生說父親撐不久了,所以我很擔心,想說西醫沒有用,姑且試試看中醫吧!但是怕時間來不及,所以先跟嬸嬸拿那罐所謂的治癒百病的解毒藥粉,下午帶過去病房,請護士給爸爸灌藥,但是因為那不是屬於醫院藥品,所以得簽同意書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今天早上例行性的去舅舅家拜拜,我最怕我二嬸一大早念個不停,沒想到擔心的事情發生了。每次他一講都要講很久,我8點才到公司。

他一直怪我們不讓爸爸試試看中藥,一直跟我們說那中藥多麼厲害。不過他自己也說了,幸好我爸沒有吃,因為二嬸他們那天本來要打算拿中藥給我們了,沒想到隔天就肝昏迷了。如果真的肝昏迷,二嬸他們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!雖然這麼說,他還是很想要叫我們給他試試看中藥,但是又遲遲不肯拿出來,時間都被她給延誤了!一直重複說著那中藥多麼厲害。我二嬸還問我:「小舅舅在想,妳們是不是因為為了領保險,才不讓他試的。」我就很生氣的說:「講那什麼話阿,我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,而且爸爸的保險也都退光了!」真的很討厭耶,為什麼老是要在我面前說我爸的不是,我爸跟你們怨恨很深嗎?雖然他本人很鐵齒又自傲,但是不至於讓你們恨到在背後說閒話吧!也不想想我們心裡已經很難過了,還在傷口灑鹽,真是令人生氣!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昨天爸爸的昏迷指數已經降到最低點了。而且今天的驗血報告出爐,他的肝已經完全不能用了,情況非常不樂觀,醫生要我們家屬做好心理準備....

我們一直處在悲傷的氣氛一段時間了,原本以為比較不會那麼難過了,但是聽到這樣的消息,心頭不由得揪緊,非常害怕任何不利的消息。現在只能盼望有奇蹟出現,畢竟大哥跟神明也盡力了。大哥說:「神明和他都很盡力的要顧及爸爸的生命,但是很怕他這關真的過不了了!如果真的過了,恐怕要一直躺在床上了。現在你們能做的就是多積點功德,迴向給父親。」這關真的是難過了,但是我們還是不願意放棄希望,有方法就去試,多多求神拜佛,多做點功德,即使對爸爸沒有幫助,我們還是願意試試看。畢竟現在也沒有人可以幫得了我爸爸了!我很怕在我上課的時間接到噩耗,所以我想我這段時間沒有辦法去學校上課了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昨天下午去看了爸爸,他還在昏迷中,叫他也沒有什麼反應,不過眼皮會稍微睜開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聽到我們的聲音。護士說他還沒清醒,所以那可能是不自主反應。真希望他趕快醒過來,最好是身體趕快好起來,這樣我們才有多點時間孝順他。媽媽昨晚有去看他,看到他打呵欠耶!也不知道情況有沒有好一點。

阿嬤昨天有下來高雄去看他,從病房出來時,哭到兩腳沒有辦法站著,看了很難過,而且爸爸這樣是對長輩不孝,所以請爸爸一定要趕快好起來。我們還要開著新車去土地公廟拜拜、帶媽媽去花蓮玩,還要自己作生意賺錢呢!請神明為我爸爸做主,讓他病好起來,也請大家為爸爸祈福,讓他度過這次的劫難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本來想說前天晚上去找大哥幫忙,沒想到...事情變化的如此快。晚上只有上兩節課,本來想說上完課去找爸爸的,沒想到晚上8點多就接到爸爸轉進加護病房的消息。原因是因為靜脈瘤血管破裂,導致大量吐血,媽媽的身上都有爸爸的血跡,媽媽非常的難過,我們也很難過。當我們趕過去時,已經不能進去看爸爸了,所以只好等隔天早上。由於事態緊急,我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於是,還是去請大哥想辦法幫幫忙。

到了八德宮,原本以為大嫂她們會阻止我,沒想到她們居然沒有阻止我,反而馬上幫我跟大哥說。大哥知道這件事情後,馬上請神明幫我們,這才讓我們放心了一點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爸爸以前是個脾氣很暴躁的人,他常常一臉兇惡的樣子。妹妹偶爾會逗他開心,他會很高興的稍微露出一點笑容^^。之前剛住院沒多久,我常常打電話給他,他都有辦法自己接電話,我也會問他現在在做什麼事,他都有辦法回答我,還可以自己出去散步。但是,現在的一切都變了樣了,我打給他,他也不接,總是媽媽代替他接,他也不太愛回我的話,請他出去走走,他只會說他自己身體沒力不想走了,走了也沒用,現在完全沒有笑容了!常常會表現出小孩般啜泣的樣子,他已經慢慢忘記我們是誰,也忘記自己在做什麼事。我們好懷念以前的他......

這個時候才剛開始要真正孝順他,他卻已經完全變了樣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自從聽見長庚顏醫師這麼說,父親整個鬥志都沒了。這樣消沉了2天,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父親肝臟已經變成肝昏迷了,連我們都認不得,整天胡言亂語,狀況時好時壞。我們再也不要讓他痛苦下去了,為了讓他離開長庚這個傷心地,所以一大早就開始連絡阮綜合原本的主治醫師,請他為父親治療,阮綜合主治蕭醫師人很好,二話不說,就請我們直接用急診的方式轉進去,因此早上就開始安排出院的事宜。

看到爸爸這樣被綁手綁腳的,又插鼻胃管,我們看了很心疼,又很難過。中午馬上從長庚做救護車到阮綜合。到了醫院,護士為他安排灌腸,把體內的阿摩尼亞排出來,這樣比較能夠清醒一點。他也痛的沒有力氣站著了,所以我們幫他包尿布,不久,灌腸就發揮效用了,他就一直排洩,總算情況有好一點了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禮拜四下午,當爸爸知道自己的病情已經不能治療時,他非常的氣憤、難過,氣憤自己沒有提早發現,難過自己很多事情都沒有做。他常常想,自己很難過悲傷,但是我們家屬比他更放不下呀!接獲消息,我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上長庚信箱投訴那位醫生,因為他講話實在是太過分了!他告訴妹妹說:「你這個病情已經不能治療了,看你要不要轉回去阮綜合試試看。」我想聽到的人都很生氣吧!!連隔壁床的人都很生氣,但無能為力。這樣等於在病人面前宣判死刑,讓家屬十分不諒解,醫生自己無能,卻要病患與家屬再次受到傷害。因此,氣憤的我,馬上投訴那位醫生。

之後趕快請假趕到醫院,在趕到醫院的同時,長庚小姐打電話來了!問我父親在哪號病床,我想,是小姐有看到投訴信件了!趕到醫院時,馬上請醫生再次告知我們父親目前的情況。這時的醫生,說話很委婉,告訴我們:「所有的醫療程序都是依照肝病醫療小組制訂出來的標準,病患目前沒有達到標準,是不能做任何治療的,也絕對沒有要把病患趕走的意思。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標靶治療,但是費用昂貴,一個月要30幾萬的藥品費,而且,成效不大。」醫生只建議我們:「阮綜合有一台360度旋轉的定位電療,全高雄只有她們這家醫院有,去那邊試試看,也或許還有機會。」我們想一想,長庚已經沒有希望了,還是轉回去原來治療的地方吧!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父親進去長庚已經將近一個禮拜了,昨天醫生幫她做了檢查,醫生說,如果黃疸指數沒有降到3以下,是無法治療的。身為兒女,聽到這樣的情況,讓我十分難過。住院一個禮拜以來,父親每天以淚洗面,我很不忍心,常常忍住淚水,或自己躲在廁所偷哭。前幾天才聽說父親已經是肝硬化末期了,昨天又聽到醫師這樣說,想必大家都很難過吧!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讓他每天保持愉快的心情,少量多餐並攝取足夠的營養,只希望能減輕他的痛苦。陪父親的第一個晚上,他輾轉難眠,因為腹水導致肚子太漲而痛苦,整晚沒有辦法睡好,直到多次注射的止痛劑稍微起了作用後才睡著,是難熬的一個晚上。第二天晚上,醫師增加了止痛濟的劑量,並配合止痛藥,讓他能減緩症狀,但是腹水的擠壓,使他的腰椎很難受,所以我幫他做了按摩,沒有多久他就入睡了。只要他能入睡,我就安心很多了。但是我還是會常常爬起來,觀察他的情況並幫他蓋上被子(他偶爾會踢被子)。

他常常告訴我要好好孝順母親,他可能拖不過了。但是我並沒有因此難過,我常常安慰他:其實沒有多嚴重的病,也會因為心病而使病情加重的。每當他想不開時,我就會帶他四處走走,並給他加油打氣。我相信他會好起來的,就算病情不能痊癒,但是如果能穩定下來,那我們就很滿足了。

F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